青草文章网(http://www.52qingcao.com),欣赏好文章!
当前位置:首页 > 优美散文 > 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时间:2015-10-16 21:49 作者:缘木兮兮 阅读:

常忆儿时的种种,总让人啼笑皆非。但想着那时的自己却是如此的勇敢,并不在于敢于战斗,而是敢于树立理想。即便那一个个理想只是一串又一串地泡沫,但透过阳光的照耀依然能看得出那纯净又分明的蓝色。

人生莫若戏,我曾多次回首岁月斑斓里的舞台,总能在那灯火阑珊处觅得遗落的梦粒。我看到幼时的自己娇嗔地在父亲的怀抱中,天真地许愿自己能永远长不大该多好!我看到天真的自己立在众人中间,信心满满地许愿长大了要做博士!我还看到年幼的自己用小手拉着外婆的衣襟,满目真诚地保证长大后将用超出个人能力的钱来孝顺她老人家……记得那应该是每个人生命中最美好、最灿烂的年华,无限的暇思串联成梦的胶片放映在脑幕里,没有跌宕起伏地情节演绎,没有百转千回地情感宣泄,稚嫩而不虚假,纯粹而不复杂。

但终有一天,这梦里的花儿却悄无声息地凋落了。那时的我不得不跟随着光阴而去,不得不与时间赛跑。时而担忧学业无成,时而焦虑事业无获;时而忧心青春不再,时而烦恼年华已逝;时而惧怕付出无回报,时而矛盾孤独无依靠等等。当各种困扰接踵而至时,渐渐地,越行越远、越行越远……我站在那高处回首童年,却是意兴阑珊。因为,我确已长大!

伴随着童年而去的不仅是时间,还有这时间所酝酿出的记忆果实。人们常说“挥之不去的记忆”,但有些记忆却在时间里被越积越厚的尘埃掩盖,抑或是遗留在来时的某一处,然后有一天当我们无意中掀开尘土或者回到曾经的地方,那被岁月修饰过得面容却又如此似曾相识。

此前的某段时间总能偶遇故人,但却总是别人叫出我的名字,我只能思索良久或经提醒才想起对方来。每当我回应别人以僵硬的笑时,心底里总涌出不可名状地尴尬与迷惑,我不知道这些年里我所能记住的往事有几分,甚至无法在脑海重复一件最为深刻的印象,这,就是我所谓的儿时记忆吗?而有些记忆往往是生活里最喜闻乐见的场景,却也因为这种反复性更容易消逝在时光的流里,即便那是花儿开得最繁茂的时候。

有时,我的脑海里还能依稀存在一些光影的胶片,映着徐徐朝霞渐渐放大,但终究无法可想那梦里的花落了多少?或者,落了的是花瓣,碎了的却是花蕊;丢了的是梦境,失了的却是梦想。来时路迢迢,该庆幸总有人在为我这个“冒失鬼”守护着那已然凋落的梦的碎片,他们或是父母,或是朋友,或是爱人,抑或是敌人。总之,此生此世里,我是离不开了。

每每驻足,便已泪思如缕。想念那儿时的梦呵,百花齐放,五彩斑斓。白色的是纯真,蓝色的是梦想,绿色的是希望,红色的是激情,黄色的是收获!那时的梦啊,花的荣、花的灿里满盛着我的喜、我的乐!此刻,望着依然如岚的天空,我只能找寻那片片碎梦了!

常忆 儿时 种种 梦里 花落 多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白玉兰的守望
下一篇:秋雨缠绵遥影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