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草文章网(http://www.52qingcao.com),欣赏好文章!
当前位置:首页 > 优美散文 > 正文

最是书香浓郁处,人间风尘独向暖

时间:2015-10-16 21:49 作者:潇玺 阅读:

流年沧桑,多少往事如烟;岁月更迭,又有多少故事沉香。那些曾璀璨一时的身影,那些曾红极一时的文字,随着时光的轨迹穿越历史的沧桑,在漫漫的人间风尘里熠熠生辉,轮回向暖。书香浓处惹诗情,最是难解眉间词。

无论时光飘走的多么遥远,无论历史沉淀的多么古老,我们在突然失去又突然顿悟的时候依然会不由得吟诵“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的诗句,依然会想起那个才华惊世、风度翩然的纳兰公子,身为皇族贵胄却不做人间富贵花风月才子。

纳兰一生简短,却留下曲折漫长的故事,以至于过了几百年,人们还痴痴的留恋在他的风尘故事中,尽管每次都会有凉意拂过心间,但终究他没有成为人间流浪的过客,有生之年,他不是孤独的旅者,他的每一份情深都有了最简单奢华的停靠。

初读纳兰,为他的那分才气叫绝,意气风发,翩然君子,追求自由,不失桀骜。他的才情和真性情深深地触动了每一个善感的灵魂,他是“清词三大家”之一,“谁料晓风残月后,而今又见柳屯田”就是对他最好的概述。他一生至情至性,其词清新隽永、哀戚深婉、细腻感人。

情感中的容若是最丰满,最腴美的。初恋的滋味裹覆着委曲、缺憾、感伤,“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是一种凄婉缠绵,而“天为谁春”又蘸满了无奈。尽管如此,这份感伤也并未触及肺腑,他依然能借着卓绝的才气让自己跌落在文字里。纳兰最让人喜欢的地方就是那份直露和真率,它会毫不保留的触碰到你的真诚。

对他打击最大的是爱妻的离世,“尘满疏帘素带飘,真成暗渡可怜宵。几回偷拭青衫泪,忽傍犀奁见翠翘。惟有恨,转无聊,五更依旧落花潮。哀杨叶尽丝难尽,冷雨西风幂画桥。”可见的纳兰的处境低落惨淡,此刻的他已英雄气短,唯有儿女情长。这一场失去竟击倒了他的坚强。当时只有23岁的他,已流露出对人生的厌倦。所谓情深不寿,慧极必伤,纳兰终究为情而生,也自为情而终。“我自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对他来说彻骨的伤悲往往能铸就他才情的完美。

而与沈宛的相遇则是纳兰的一个梦,是一个词人与一个知音灵魂的交汇,对纳兰来说,沈宛就是一首耐人寻味的词,蕴含了山水、人文、情感,以及太多难以言说的美丽。但沈宛终究是属于江南,“昏鸦尽,小立恨因谁。飞雪乍翻香阁絮,春风吹破胆瓶梅,心字已成灰。”纳兰对宿命的这场安排终是无法释然,他曾长久地站在沈宛已经离去的小院里,痴痴地望着那篱角寒梅,冷月疏桐;感领着飞雪飘花,冰霜点地的凄冷……

“人生若只如初见”,此时已经很难找回那个风华当年、才情四溢的纳兰容若了,他几乎所有的词都愁心满溢,恨不胜收,读词的人都会被他的忧伤与烦恼所感染。他的《饮水词》,他的合欢树,历经三百年的历史依然让人心动如初,三百年后,每天都有人走进他的词中,每天都有人将他细读,人们不仅喜欢纳兰容若忧伤内敛的词,更仰慕他淡薄名利的人格魅力。

不禁轻轻慨叹,在历史的烟柳画廊,邂逅这样一个惊才绝艳的词人,真的可以算是生命轮回里最惊艳的一笔,不管他曾眷顾过多少,执着过多少,他终归由他的繁华归于凡尘,就像一滴回归大海的水,一枚跌落大地的叶,一颗向暖人间的尘,轻轻悄悄地归于宿命。

书香 风尘 沧桑 浓郁 人间 流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