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草文章网(http://www.52qingcao.com),欣赏好文章!
当前位置:首页 > 微小说 > 正文

狐魅

时间:2014-06-01 00:52 作者:来自网络 阅读:

不知何时,灰蒙蒙的天空飘起了鹅毛大雪。

雪,如一只轻盈空灵的精灵,纷扰多姿,漫天飞舞。在这个雪的国度里,白色是帝王。无垠的白如同野草疯狂地滋长,吞没了记忆中所有的色彩。

但确实还存在着其它的色彩——一只在雪地里肆意奔跑的红狐狸,它是白色国度里唯一的入侵者。不知自己从何处来,去往何方,只是漫无目的地向前狂奔,仿佛只是为了单纯的给这片毫无生机的世界妆点一份活力。

“扑通”一声沉闷的声响,世界骤然黑暗。昏厥醒来后,红狐发现自己落入一口枯井,那像是猎人设下的圈套。枯井似乎年代久远,空气里弥散着一股陈年的味道。井底盖着一层厚厚的枯枝败叶和许多昆虫的空壳,及一些落入井中的新雪。

天边残留的最后一丝血红的余辉眷恋人们,夕阳渐沉,月初上,夜清寒。淡淡的月光在雪地里柔美的流淌,新月如一抹美人尚未画好的眉痕,静静地在井边枯树梢上挂悬。夜漫漫,红狐如一只被鸟儿们遗弃的巢儿般孤寂。空旷的雪地里只剩下一轮清朗的明月,忽然,井口闪现荧荧绿光,呜……它竭声嘶喊,恐惧孤凄而且无助,月儿清冷地在夜空中悬挂,红狐的哀号在寂寞的夜空中回荡,如一具声音的魂魄在诡异的黑夜里寻求归宿。

耳畔似乎有零碎的人语。一睁眼,墙上挂着的一张花纹虎皮立刻在眼前呈现,红狐吓得蜷缩成一团。“小红狐,别怕,吃点野兔肉吧。”一双黑玉般灵动的大眼睛温柔地看着它,这双眼睛像是蓄着一潭湖水,碧波荡漾,仿佛只要眨一眨眼,湖水就会流溢。红狐定睛一看,一个花甲老汉身旁站着一位貌美绝伦的少女,红狐晕眩了,莫非昨夜把月宫里的嫦娥唤下凡间了?

她叫翩翩,她的舞姿就像名字一样美妙。当她在雪地里曼妙起舞时,阿娜的舞姿让枝头的鸟儿驻足,醉倒了天空的流云。她像一个雪地里的仙子,红狐在她脚下欢快、雀跃如仙子身旁流窜的缕缕红云。冬日里阳光懒懒地洒播,小木屋顶升起袅袅炊烟,快乐美丽的翩翩,和蔼慈祥的老汉,红狐体会到了人间有些东西叫作,温情与幸福。

翩翩家祖上是朝廷中一位大彻大悟的智者,看破凡尘,携妻带子归隐山林。世世代代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早已超脱尘俗凡怨。

日子如流苏,幸福与和美在流畅,生活像一面波谰不惊的湖面,直到一天……

“爹!爹!爹!”

“你个糟老头,交不起税,骨头还这么硬!吃我一鞭!”

“啊……”

“服徭役,还是嫁女儿?”

“妈的,你说不说?”爪牙一脚踹向老汉的胸口,霎时,鲜血喷红了他的官靴。

“……我嫁!”

鞭炮唢呐,迎亲的花轿,献媚的乡绅,正房的冷眼,得意的讪笑。在貌似平静的洞房花烛夜,红狐嗅到了不祥的气息。它悄悄遛到新房的墙脚下,小轩窗上映着新娘单薄的身影,洞房里传出一声声幽幽的抽泣声。红狐揪心地痛。

嘭!房门被粗暴地推开,“美人——呵呵——我来了”“你?你想做什么!你好大的胆子!”“快放下,快给我放下!”“啊!”杀猪般的嚎叫声打破了这片详和的夜,婚乐划拳喝酒声骤然停止。众人推开房门,只见一片艳红的血泊,肥头胖耳的新郎躺在地上,血肉模糊。婚床上,翩翩割腕自尽,面色安详。

红狐拼命追赶着被牛头马面带走的翩翩,如一团耀眼的火球,在黑夜里燃烧。然黄泉无路,阴阳相隔。在奈何桥上,它使尽全身力气撞翻了翩翩手里的孟婆汤——

月盈月亏,周而复始。柿子树上,翩翩身子单薄,月光飘忽,神情漠然,清冷的月光将枯疏的树枝在地上映的斑影驳驳。

庭院被月光和新雪映得一片亮堂,日益消瘦的老汉枯坐在庭院中央独自叹气。

亲人近在咫尺,却已是阴阳两界,人鬼相隔。冷风嗖嗖,无依无靠的孤魂,苍白的月色,无尽的叹息……“呜……”红狐仰头悲恸的哀号,响彻天地,却无法驱逐月色的阴郁。

漆黑的夜,红狐如一支刺穿黑夜的利箭,向前狂奔。惊飞了枝头的黑鸦,嘎嘎!它们怪叫着四处逃窜。曾听老汉说过,当初大胆将其救起的的那口枯井并不是猎人所设的圈套,而是发生众多人命案后被遗弃的井,井里住着一位法力高强的妖。当井口莹莹绿火再次闪现眼前,红狐对他虔诚膜拜……他是需要一百颗人心的妖。红狐发了毒誓,如果它无法筹集这一百颗人心,那么等待它的将是未知而残忍的苦罚……

只有妖才可让亡灵复苏!让阴魂还阳!从此附近的村庄经常留传着死于非命的故事。红狐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姑娘独自一人在雪地里行走,不感到孤独害怕吗?”一副书生打扮的年轻乡绅色迷迷的盯着她。

“既然帮不上忙,您又何必多加过问呢?”

“姑娘有何难处,但说无妨,鄙人必当倾力相助。”

“妾身自从嫁入李家,受尽大老婆的欺压打骂,日子甚是凄苦,出逃至此,无所归宿。”

“若姑娘不嫌弃就在鄙人府上住下吧!”仔细端详,此人贼眉鼠眼,必是好色之徒,一脸奸猾狡诈,定是鱼肉乡邻的恶棍,他成了她第一个取到人心的人。

此后,她如法炮制。凡落入圈套的莫不过于两种人:贪财与好色。

她一如既往的用罗刹鬼骨头变的黄金和身上彩绘的美人皮来诱惑路人。她的美貌如罂粟花般妖媚动人,再加上能使鬼推磨的黄金,或者富丽阔气的宅郅,确实让凡夫俗子难以抗拒。自知害人无数,罪孽深重,自己每一个毛孔里都充满了罪恶,每一寸肌肤都沾着血腥。但为了翩翩还阳,一家能够团圆,以报救命之恩。即使毁掉一千年的修行,即使被阎罗王打下十八层地狱,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红狐也在所不惜!然而每次见到自己那双血淋淋的双爪,红狐内心充满了矛盾与挣扎,眼前翩翩近乎透明的身影苍白而无助,小狐你这又何必呢?死有何惧,生又何惜?翩翩眼神哀怨无奈,红狐此时已被井妖所蛊惑,心神早已被仅存的信念所控制,业已沉溺于孽海中,无法脱离罪恶的诱惑。

很快人心积攒到九十九颗,而离妖所给的期限也仅剩一个晚上!

暮色苍茫,雪地里出现了一个英俊的年轻男子,他叫陈采宁,一个赴京赶考的穷书生。当离成功仅一步之遥时,红狐却碰上了钉子。此人既不贪财又不好色。她决定与他纠缠到底,而他却是一位雷打不动的君子。她曾发誓只对两种人下手,但时间不允,她决定撕毁誓言,对他下手。

她亮出血红而锋利的指甲,书生的鲜血与生命将换来翩翩的重生,而此刻,这宛如呼吸般微弱的性命就拿捏在红狐的手中。“你的死将换来她的生”已昏厥的书生像一个沉睡的婴儿般宁静。“你的性命不会白白牺牲的”正当红狐欲刺穿书生的喉咙。“住手!”面色苍白的翩翩拦住了她“小狐,放了他吧。”“不!”当她再次向他伸出利爪,翩翩挡住了她。“时间真的来不及了,东方快发白了,翩翩你不想复活了?”“小狐,你为了我害人无数,我宁可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求你放了他吧!”晨雾正慢慢地弥散,东方开始泛白,坟头上的青鸟叫了第一声。“让开!青鸟再啼两声,期限就要到了!”“小狐,我不想用他的死换来我的生……”这时,坟头上的青鸟啼起了第二声。天际边云彩染上了金边,日将出。“小狐,我对不起你”“他与我有前世的姻缘……”“是孽缘,这辈子我们注定是阴阳相隔的”“我对不住你……”

青鸟啼叫了第三声,晨雾尽散,东方一轮红日冉冉升起。

“啊……”皮肤像是被油锅炙榨,红狐的肉体被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在撕扯。“疼啊!”“呼啦”身上的美人皮悠然脱落随风而去,它一头扎入了深山老林,拼命地向前狂奔。它又成了一只奔跑在雪地里火红的狐狸,一如当初,然而等待它的命运又将何去何从,它只是一只罪孽深重的狐。

狐魅 灰蒙蒙 起了 天空 不知 何时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一世青花瓷
下一篇:长河落日圆